德甲

逍遥闲帝 第0036章 无妄之灾

2019-10-12 21:4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闲帝 第0036章 无妄之灾

一番杀戮,退出空间后,段景凌感受到自己的实力又提升了,不过现在他对力量的控制已经非常自如,不象刚得到空间时的几天,每天都是翻倍翻几倍的增长,让他得花费很多时间才能完全掌控,如今基数大了,每天增长的实力占的比重就少了,所以控制起来变得简单,只要在心里模拟一下就能适应这股新增的力量,不过他每天还是会练拳,不能疏忽大意,反正空闲的很,就当打发时间了。

想想命运还真是不可捉摸,前几天还在为一日三餐发愁,想去找个糊口的工作,如今却坐拥千万,又可以悠闲起来了。

凌晨,杨影轻轻一动,段景凌就醒了,睡眼迷糊的问:“几点了,这么早就起来了?”

“五点。”杨影拿开他的手,道:“妈妈说,我现在是你的女人了,就得负责你的生活,所以我想早点起来给你做完早餐再去学校。”

又是妈妈说,还真是个乖巧听话的丫头,也不怕辛苦,这么早起还想着做早餐,段景凌一把将她按在了怀里:“既然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那就要听我的话,对不对?”

杨影想了想,不再挣扎着要起床,任由他搂着:“嗯。”

“那好,你不是六点半上自习吗,十五分钟洗漱穿衣,开车去你学校十分钟,那以后就六点起床,现在再睡一小时,听话,把眼睛闭上。”段景凌抓了抓她的椒乳,这习惯是和刘小娟睡在一起时养成的:“至于我的早餐,你就不要操心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学习,以后等新房子盖好了,到时请个保姆,就更不需要你负责我的生活,你只要照顾好我的精神和肉身就行。”

杨影不懂:“那要怎么照顾啊?”

“精神呢,就是你要听我的话

,那样我就会开心,以后我们要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段景凌胡扯:“肉身呢,就是和昨晚一样,不过到时我们就要做真正的夫妻了。”说完在她两腿之间摸了摸。

“哦!”杨影似懂非懂的应着,被他摸得脸红了,但并没拒绝,因为知道自己是他的女人,他就是自己的天。

把杨影送到学校,这丫头脸还是红的,临走前狠狠的瞪他一眼,段景凌开怀一笑,看她走进了校门才离开,他在家呆的时间很少,如今的沙长变化又大,很多街道他都不熟悉,甚至是不认得,所以就四处看看,开着车到处闲逛。

不知不觉就拐上了一条新修好的高等级路,过了十来分钟发现前面是高架,段景凌就停了下来,毕竟对这条路不熟悉,不知道通往哪里,也不知道修没修通,若真是一条没修好的路,那一个不小心可就悲剧了。

这个时候路上本来就没车,更别说这还是新修的路,段景凌就直接转弯倒头,刚转过来就听后面一阵阵轰鸣声,是大排量发动机发出的声音,从声音上分辨,最少是十辆以上的跑车,自己不会是遇上飙车党了吧?

“呜嗡!”

刚这么想着,一辆跑车就从段景凌的奥迪车旁擦身而过,他还没看清是什么车呢,又一辆呼啸着远去,只是这次离他的车稍微远了点,但还是让他心惊肉跳,这得多高的车速才会造成这种呼啸的效果?这些人太疯狂了,为了追求所谓的刺激连命都敢拿来赌,要知道稍微出点什么事,就是车毁人亡的结局。

面对这样的疯子,段景凌也没办法,干脆将车停了下来,拉上手刹,打上应急灯,以防万一,还将两边的车门都打开了一道缝,时刻关注着后面的车辆,真要倒霉到被他们撞上,也能迅速反应,不至于措手不及,虽然他现在实力大进,但也不清楚以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扛得住这么快速的冲撞,他可不想轻易尝试,还是小心为妙。

随后在不到三十秒钟之内又过去十一辆,听声音后面只剩一辆车了,而且轰鸣声并不是特别响亮,显然是车主弃权不争了,速度降到了比较低的原因,大约在一百二三十码左右,段景凌松了口气,把车门重新关紧,放下手刹准备走。

“嗞!”跑车一个急刹,正好压在段景凌的车头前,车主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骂骂咧咧的下来,车门也不关就走了过来,副架上下来一个女孩,追上他拉着手劝阻,只是女孩的力气太小,没拉住。

段景凌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是遭遇无妄之灾了,显然是车主输了,要将火发在自己身上,只是他今天显然是找错了对象,自己以前就信奉不惹事,但从来不怕事,更别说是现在的自己了。

“嘭嘭!”

驾驶室的车窗被拍的直响,段景凌放下车窗,淡淡的道:“什么事?”

青年伸手一指,破口大骂:“你眼瞎呀,这是条还没完工的路,大清早的就将这么一辆破车停在路上,是不是想找死?”

尽管有所预料,但段景凌还是很生气,道:“你嘴巴放干净点。”

女孩刚好跟过来,连忙道歉:“先生,不好意思,他不是故意的,只是赌车输了心情不好,您别介意。”

果然如此,这种自诩公子少爷的人,一有不顺心的事就会找理由推卸,要不就将气发泄在别人身上,典型的公子哥做派。

青年一把推开女孩,大骂道:“滚,谁他妈赌车输了心情不好,臭婊子,老子的事你少管,不然连你一块揍。”骂完又瞪大眼向着段景凌喝道:“小子,你敢叫老子把嘴巴放干净,现在趁老子还不想跟你计较,赶紧滚下车跪下来叩八个响头赔礼道歉,不然今天就让你缺胳膊少腿。”

原本不想和这种人多计较的段景凌顿时怒上心头,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在他面前充老子,既然他欠揍,那也无须客气,伸手抓住他的衣领,一拉,青年的鼻子撞在车梁上,听那“咯吱”声显然鼻梁断了,这还是控制了绝大部分的力量,不然,再稍微劲大点,断的就不是鼻梁,而是颈椎。

鸡西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石嘴山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百色治疗睾丸炎费用
鸡西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石嘴山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