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校园网WiFi存玻璃门商业模式待突破

2019-08-15 20:16: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中国的绝大多数公共场所,不要说免费,有线的速率也离 宽带 甚远。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在尚未形成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前提下,仅靠出钱出力来构建良性的WiFi供给,既不现实也无法维持长久运营,外部市场层面的力量介入同样面临商业模式的难题,也许只有通过政府主导模式才能破解当下的困境。

  校园中的WiFi垄断现象

  以校园这一场景的WiFi使用为例,猎豹移动的《全国高校校园使用限制报告》显示,全国校园的平均速仅为2.68M。值得注意的是,在世界范围内,2010年世界电信日开始,只有4M及以上的带宽才能被称为宽带。2.68M的平均速仍属于窄带层面,导致上需求强烈的学生群体依旧为 发愁,成为中国 压抑的WiFi需求池 中的一个典型代表。

  除了速慢外,校园内的WiFi环境还存在众多怪相。

  据了解,目前高校的络建设多先由运营商出资,再经运营商自己或借助设备商出力,提供络设备以及带宽支持,并主导校内的工程实施。络建成后,学校和运营商会定期地分成结算学生缴费收入。学校承建方式即为学校主导,然后对外招标式选择运营商和设备商。

  在这个产业链中,学校是校园的主导者,其次是,学生用户几乎无话语权。

  笔者对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学校学生采访发现,目前多数学生会使用市场提供的免费WiFi软件,亦有同学使用技术手段突破校园络客户端对的限制,而校园络运营商则会不断地强制升级客户端对免费WiFi软件进行封堵。

  一物一号 也是校园的另一个特点,即一个登陆账号只对应一台设备。这种一物一号以及禁止路由器使用的方式,通过人为设置门槛而增加了流量购买范围,从而推高了学生的流量使用成本。

  此外,笔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不少校园络运营商利用其垄断的市场地位,进行一些捆绑性的商业开发,例如要求学生购买并捆绑套餐,以便发送和接收动态短信指令。

  在接受笔者采访时,飞象总裁项立刚分析道,校园是个特殊的WiFi使用场景,络建设的投入成本较高,高校的宽带收费标准较市场价格却相对偏低。因此,运营商采取上述做法无不是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考虑 防止学生打破既有的收费模式,甚至希望达到 每个学生都付钱 的目的。对学生而言,则希望能够利用共享来降低上费用。这是运营商和学生用户之间相互博弈的表现。

  项立刚点出,运营商不该对校园采取过分市场化的运作手段,不能把利润最大化作为校园运营思路,而是应针对高校学生上时段较为集中的特点,积极加强络建设和带宽支持。

  在采访中,一位匿名专家总结道,高校限制络共享是学校的行政垄断和电信的商业垄断合二为一而形成的综合怪象。

2017年北京会务天使轮企业
2015年杭州零售上市后企业
2017年温州智慧物流Pre-B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