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1岁农妇产下“双性婴儿” 丈夫因嫌弃孩子离婚

2019-12-04 02:39: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短短两个月来,长寿区农妇张芳经历了人生中的大喜大悲: 1岁的她欣喜地生下了镁棋,但不幸的是娃娃却很快被检查出是 双性婴 ;更让她难过的是,丈夫因嫌弃镁棋,在孩子生下仅 7天,就决然地与她离婚了。

昨日一早,在小镁棋从儿童医院出院后,张芳又带着她到新桥医院检查,但 双性婴 的结果依然没有改变。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张芳苍老了不少。她不敢想象:自己独自带着患病的镁棋,今后究竟该怎么活下去?

1岁剖腹生孩子 悲喜交加

张芳是长寿区乐温乡人。昨日,她回忆起自己两个月来的经历,不禁泪流满面。

10月14日,对于张芳来说,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经过10月怀胎后的她在长寿区中医院剖腹产下了镁棋。但很快,一个残酷的事实出现了:镁棋出生后的第三天,她惊讶地发现孩子 肿大,排尿也不畅。 难道镁棋出了什么问题? 张芳找到了长寿区中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医生没能给出明确的诊断结果,只说这样的情况很特殊。就这样,张芳的心一直悬着。

孩子病情严重 诊断为 双性婴

出院回家后,镁棋的病情越发严重起来。11月29日,张芳带着女儿来到长寿区人民医院。这次医院终于给出了诊断结果。可一看诊断报告,张芳的心异常沉重,因为 女儿 的诊断结果竟是:两性畸形。

因长寿区人民医院没有收治经验,医生建议张芳带女儿到主城大医院作进一步诊治。次日,张芳心怀忐忑地带着镁棋来到儿童医院检查。在等待两个星期后,12月1 日,张芳拿到了医院门诊部泌尿外科关于女儿疑似 双性婴 的诊断结果。

昨天一早,张芳带着镁棋从儿童医院出院了。在出院证明上,记者从诊断报告上看到了关于镁棋的诊断结果:两性畸形。但具体结果还有待进一步检查。

昨天上午,张芳又带着镁棋来到新桥医院泌尿外科检查,但 双性婴 的结果依然没有改变。新桥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叶钢表示,像镁棋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可能是假两性。但具体的诊断结果,还要等一个星期才会知晓。

丈夫嫌弃孩子离婚 雪上加霜

让人疑惑的是,就在张芳带着孩子检查时,记者却一直没见到镁棋的爸爸雷嵩,只有镁棋的外婆胡小英陪在身边。记者问及此事,张芳止不住哭出声来。张芳告诉记者,2008年,她经人介绍,认识了比她大4岁的雷嵩,两人一见钟情,次年 月结婚。 当时主要还是看中他老实。 张芳说,去年,她怀的第一个孩子不幸胎死腹中。4个月后,她怀上了镁棋。

张芳说,别人怀了孩子,丈夫都是跑前跑后地嘘寒问暖,但雷嵩全然觉得此事与他无关。 他成天在外不是喝酒就是打牌,甚至还整夜不回家。在镁棋出生后的第二天,他送了一桶奶粉过来,就很快离开了。

镁棋才15天的时候,他就带着我去县民政局办离婚手续,但因工作人员的劝阻,他最终放弃了。 张芳说,不过雷嵩丝毫没有改变,反而认为她生下的是个 怪物 。11月21日,张芳清楚地记得这一天, 我们协议离婚了,镁棋刚好 7天大。

各方声音

孩子母亲:希望他能站出来,帮我分摊一点压力

昨天中午,在祖孙三人回老家前,镁棋的外婆胡小英告诉记者,外孙女住院的这段时间,共花7000多元, 部分是我和她姥爷的积蓄,剩下的是她开公交车的舅舅张庆(化名)借的。

胡小英说,现在一家人都寄住在三妹家,前段时间她回长寿区乐温乡看了一下,发现老家的房子已经垮塌了。 我和她爸都是靠种地为生,积蓄少得可怜。女儿产前检查就用了部分,现在镁棋又得了这种怪病,以后该咋办哦

张芳的哥哥张庆昨日下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每个月只有 000元的工资,经济也不宽裕,对妹妹的支持有限。 尽管雷嵩和我妹妹关系不和,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希望他能承担起医治镁棋的一部分责任。

我多么希望他能勇敢站出来,帮我分摊一点压力。 张芳无奈地说,她不敢想象自己独自带着患病的镁棋,今后咋生活?

但张芳又表示, 她是我身上落下的一块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她。 只要有空,她就会给前夫雷嵩打电话,但他要么不接,要么就直接挂断,直至前天号码停机。

孩子父亲:既然已经离婚了,这事和我没有关系

通过雷嵩的朋友,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他。雷嵩承认,不管是镁棋出生还是患病,他都没有主动关心过孩子。而就自己离开母女俩的原因,他只是表示 双方感情不和 。就镁棋,他只是说 了解一些,没想到病情有现在这么严重 。

医治镁棋要花很多钱,你是否能承担部分? 面对记者的提问,雷嵩的答复是: 既然都已经离婚了,这事就和我没有了关系。我也没钱,而且我还按协议先行支付了1个月抚养费。 雷嵩底气十足的原因,是他和张芳11月21日签订的离婚协议。记者看到:婚生女镁棋归女方抚养,男方按年支付每月1000元的抚养费。男方享有探视权,男女双方无房屋等共同财产分割,婚姻存续期间无共同债权债务。

官方回应

长寿区政府表示将视具体情况给予救助

发稿前,记者联系上长寿区政府办公室一姓余的工作人员。

在听完记者的详细介绍后,他表示,温乐乡10年前已合并到了双龙镇政府。接下来,他将和双龙镇政府以及区民政局进行联系。届时,将视张芳的具体情况,看是帮她申请大病救助还是困难补助。

编后

保护妇女儿童权益 不能只是一句空话

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颁布已经整整20年,但在现实生活中,妇女儿童依然屡屡遭遇不公对待,这一现象在农村尤其严重。因此,保护妇女儿童权益,不能只是一句空话。

张芳和小镁棋的遭遇告诉我们,遇到这类事件时,我们不能一味容忍,而应该坚决地说不,并拿起法律武器,积极通过法律诉讼进行维权。同时,我们也希望镁棋的父亲能自己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自己应有的义务。

(文中人物除医生、政府工作人员外,均为化名)

安顺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癫痫病治疗宁夏哪家医院好
绵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北京维尔口腔医院许君
石门县人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