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读了十年羊城沧桑

2019-10-13 06:26: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读了十年《羊城沧桑》

  手捧5月9日的晚报时,骤然想到:《羊城沧桑》已经十岁了!记得十年前的今天,岑桑老先生撰文助产贵报《羊城沧桑》版时写下了热情洋溢的开版语—《几历沧桑说广州》。正如文中所说,“作为广州的一个老市民,我以这个城市光辉的历史为荣。”那年,在羊城“父亲节”的灯下,我正斟词酌句地润色我第一篇给《羊城沧桑》版的稿件。白云苍狗,转眼十年了。

  我小时候学读报时识字不多,父亲教导打开晚报首先浏览头版,接着是扫描全报自己择“优”而读。先睹为快的最久远回忆是贵报50年代的“五层楼下”栏,微音先生批评时人不规范使用汉字的配图漫画“立甲九才反”(腊鸭韭菜饭)的印象至今清晰。这种读报方式从小养成。

  后我与晚报同长大而览阅社会沧桑。有时我打开《羊城沧桑》版,心中就莫名泛起一阵苦涩,但无碍我在众多文章中吸收正能量。当然,更为我钦佩的是们在文章选材上那种“人无我有,人有我好”的胆略与魄力。

  《羊城沧桑》版2013年1月刊登了《广州“文革”时期“打劳改犯”事件》起,不时续登羊城“文革”之事,其中刊登一年多的“荒唐岁月”的连载文章(叶曙明着),俨如一幅羊城动乱时期政治蝗虫的变态发育史图谱,真是荒唐岁月!文章复现我几十年前见过或听过的不少宏大场面,令我涑然也让我慨然,每读都心潮难平,总有重蹈覆辙之忧。毒壤不除,毒株不绝。们洞见舆论先行的而勇敢践行,表现了工作者应具的有良知和历史感,值得尊敬和称道。

  看到们十年来在《羊城沧桑》这园地上辛勤地开垦默默耕耘深耕细作,我除了表示深深的敬意之外,还能说什么呢?让我们一同为《羊城沧桑》的十岁华诞鼓掌!

电视
网游资讯
商业专用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