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价格战将使乳业重整格局乳品专题产业经济

2019-08-14 19:0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价格战将使乳业重整格局_乳品专题_产业经济 两个月前,“光明回奶危机”令中国乳业“如同中国足球一样”深陷低谷,而进入8月,由光明引发的乳业市场近5年来最剧烈的一次价格战“剑已出鞘”。同时,许多城市和企业都卷入了这次价格战强震。在价格拼杀中,各大乳品企业同时面临原材料价格飙升的困境,而乳业市场格局也将被重新瓜分。 光明引发降价风暴 试图平稳化解“回奶危机”的光明乳业是此次价格战的始作俑者。近日在北京华联超市、家乐福、甘家口商场地下超市等地调查发现,光明许多产品价格已近底线:光明袋装纯牛奶从原来的1.00元一袋降到0.60元一袋,酸奶更是“重伤员”,8杯装酸奶由8.8元降至5.8元,同时还有赠送,980毫升屋盒原味酸奶价格由9元降至7.8元。 与此同时,几乎所有乳企都想利用光明事件出现的契机,不惜血本抢占市场,大多数品牌的降价幅度高达50%左右,有的甚至出现“奶价贱如水”的现象。蒙牛、伊利、三元、三鹿、新希望等的1000毫升利乐包已经由最初的8元多,降到目前的3.5元~4元之间,250毫升利乐枕由1.8元以上全部降到1~1.1元之间,百利包奶也已经降到每袋1元以下,250毫升利乐包酸乳饮料则由2元降到1.5元左右。 “伊利会坚持自己的价格策略,不积极参与价格战。”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刚回避了“价格战”这个词。 用中国奶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怀宝的话说,“竞争无可避免,价格的变动是一种必然。”由此看来,潘刚的“不积极”言论带着一种暗示:如果没有更好的选择,伊利也会参战。 从目前伊利的表现来看,他们已经有所行动,其销售部有关人员称,伊利牛奶最近统一了商品的最高价,以保证在市场上的价格优势,并争取让北京超市所有的冷柜都塞满伊利的产品。 尽管蒙牛一再声称要革“乳业价格战”的命,但面对伊利的叫板,蒙牛也“大发牛威”。在北京通州区绿色食品工业园区的蒙牛奶源加工基地,总投资高达3.3亿元人民币的近20余条低温生产线以每天300吨的产量直供北京,全封闭的送奶车在厂区内密集地排着队,等待交货。“现在是‘买六赠一’,蒙牛酸酸乳又要增产了,最近销量出奇的好。”一位流水线上的工人告诉。这多少泄露了蒙牛欲做乳业老大的野心。2005年年初,蒙牛提出今年的销售目标是100亿元。 成本高涨打压乳企 与销售价大降相反的是,乳业原料价格正不断飞涨。到目前为止,乳业生产原料——白糖已由2600元/吨上涨到3300元/吨,涨幅达30%多,牛奶成品包装用的片材也受原油涨价影响,由1.1万元/吨上涨到1.72万元/吨,涨幅达55%。而养牛环节的原料价格也一路攀升,牛饲料的主要原料——玉米价格由1200元/吨上涨到1600元/吨;麦皮则由1000元/吨上涨到1400元/吨。 用四川新希望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代云的话说:“现在,一些乳品企业根本挣不了钱,只是硬撑着。”福建省常富乳业以每公斤2.5元至2.6元的价格收购原奶,加工后卖出去的成品奶每公斤仅为2.3元,几年下来就亏了好几个亿。而蒙牛、伊利一公斤原奶的收购价为1.73元,出售一公斤液态奶却只有2元。 尽管生产成本居高不下,但专家预计,此次价格战还将延续到今年10月份,并有可能继续开打下去,而若果真如此,不知有几家企业还能维持生存? 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坦言, “价格战只能在短时奏效,时间一长,任何企业都受不了。”据了解,目前,全行业40%多的企业已处于亏损状态,乳业的平均利润率仅为5.41%。 许多乳企已经明显感到价格战的巨大压力。“我们这里从上至下已经乱成一团,今年将近4个月没发工资了,去年也有4个月没发工资。”某亿元级乳业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告诉。 尽管乳企打价格战已到了咬牙坚守的地步,但至今没有一家敢轻言涨价。王怀宝一语道破天机:“没有一家企业会将自己已有的市场份额拱手相让的。因为乳制品是同质化产品,而中国的消费者在很多时候受产品价格影响很大,因此很少有企业能够在别的企业以降价扩大市场份额时,还能稳坐泰山。” 市场竞争难避价格战 “乳企没有利润,像弹簧一样在市场夹缝中生存。”中国乳业精华研究所所长陈渝如是说。陈渝坦言,各乳企都想当老大,导致中国乳业市场虚火太盛,但是,由于我国乳业没有现成市场,只有潜力市场和虚拟市场,因而造成乳制品生产、加工、销售产业链脱节,市场风险很大。 在这一过程中,乳业与我国的彩电业、空调业一样,上演着大浪淘沙的游戏。 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高层已经意识到了打价格战的严重后果,理事长宋昆冈发出这样的呼吁:“乳业应该制止恶性价格竞争,以保证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但是,呼吁过后,只有广东乳业有针对外地奶的“自卫反击战”: 从深圳乳业市场了解到,面对新希望等外地乳业巨头的大军压境,以深圳晨光、广州燕塘、广州香满楼、广州风行、广州达能为首的广东乳品企业终于打破沉默,于日前结成“价格联盟”,表示绝不参与价格战。 而曾经红极一时的黑龙江乳业“降价同盟”仅存活30天就夭折,全国的价格联盟尚未形成,众乳企还是将竞争的焦点放在了价格上,价格联盟目前来讲仅是一种奢望。缺血性中风怎么检查
中风恢复得好会再次复发吗
小孩脸色发黄
脑梗半身不遂如何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