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日本三大家电品牌脱困启示录

2019-07-23 22:38: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海外观察

金旼旼

富士康将以约60亿美元价格控股夏普,成为本周日本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的大事件。夏普,这一日本国宝级品牌即将落入一家台湾代工工厂之手,深深刺伤了日本产业的自尊心。

何止夏普?索尼、松下、夏普,日本家电产业的这三张名片近年来集体遭遇经营困境。和冷酷的现实相比,脆弱的自尊不值一文,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脱困。

夏普、松下、索尼,分别以卖身、转型、整合的方式试图走出困境,结果如何尚不可知。但观察这三种脱困方式,对正处于转型升级的中国企业来说,不失为一次极佳的学习机会。

最近五年来,夏普有四年出现巨额亏损。2011年亏损4000亿日元,2012年亏损5000亿日元,2013年扭亏为盈,但2014年又亏损2223亿日元。最新财报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亏损额为1083亿日元。

成立于1912年的夏普可谓百年老店,从平板电视到液晶显示器,夏普曾有过多个“日本第一”、“世界第一”的创新产品。但近年来,日本企业的一个通病在夏普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即过度重视产品内部升级的“精益求精”,而忽视创新带来的需求变化和产品替代。

例如,在夏普最擅长的液晶电视领域,夏普的精力主要集中在如何提高显示效果、色域宽度、刷新帧率,以及降低能耗、缩小体积等“精益求精”的研发方向。但问题在于,液晶电视这个行业正处于萎缩态势,智能手机等创新产品已经开始重构人们对于显示设备的需求。

陷入困境的夏普在技术方面故步自封以至于尾大不掉,在经营方面则过度保守,迟迟不愿引入外国投资。

事实上,富士康掌门人郭台铭在2012年就曾提出收购9.9%夏普股份的建议,随后又拿出7000亿日元的夏普重组方案。但孰料日本经济产业省主管的半官方基金“产业革新机构”半路杀出,既拿不出合理的重整方案,又试图阻止日本品牌旁落他国。最终,富士康和夏普的合作被拖延数年,也令夏普错过引入外部投资者重组业务的最佳时机。

百年老店,如今落得靠卖身脱困,实则也是企业文化过度封闭、僵化的恶果。如今,创新的内涵已不止于“精益求精”,更应当是“开天辟地”,同时国际资本合作亦是大势所趋。夏普未能及时适应这两大潮流是其失败根源。

和夏普相比,松下的转型决心则更为坚定。成立于1918年的松下近年来遭遇最严峻的经营危机。2012年和2013年,连续两年出现高达7000亿日元的年度亏损。考虑到家电行业扭亏无望,松下迅速做出战略转型,把发展重心从B2C转向B2B。

今年初,松下就决定将原本负责电视、摄像机以及电话的约400名电子技术人员,集体转岗至松下旗下的“汽车及工业系统公司”。松下在汽车行业的布局已日渐清晰:投资16亿美元在美国内华达州为特斯拉建设电池工厂,投资500亿人民币在山东建立面向中国用户的汽车电池工厂,斥资5000万美元在横滨建设无人驾驶实验基地……

除汽车外,松下在LED灯、智能家庭、智能小区解决方案等养老、医疗领域也广泛布局。通过在重点产业加大布局力度以及拉长产业链,松下相较于夏普实现更为成功的转型。松下2014年盈利1200亿日元,预计2015年也将实现大幅盈利。

和松下的转型脱困不同,日本另一大电子巨头索尼的脱困之路是整合。从2008年到2014年,这七年中索尼有六年出现亏损。自小在美国长大、说着一口流利英语的平井一夫临危受命,以独特的美式领导方式让这家老牌日本企业脱胎换骨。

平井一夫上任后的口号是“One Sony”即“一个索尼”,意在拆除大企业不同部门之间的壁垒,打破山头林立的局面,提高整体企业效率。同时,他大刀阔斧地砍掉发展前景不佳的笔记本业务,并将连年亏损的电视业务分拆独立。

在美国开放文化中浸淫多年的平井一夫对日本大企业的僵化体制极度反感。例如,索尼相机部门不愿意将顶级技术提供给手机部门,因为担心这会影响卡片机的销量。而在“One Sony”理念之下,平井一夫打通两大部门,让相机部门为索尼Z系列手机编写照相程序并提供镜头和传感器,并让两大部门联合设计无线传输照片技术。这一改革结果是,索尼A系列相机已成为目前和移动终端匹配最佳的相机系统,而索尼手机则拥有超越苹果的拍摄画质。

索尼最新发布的2015年财年第三季度(2015年10-12月)财报显示,公司净利润达1201亿日元(10.01亿美元),同比大幅上涨33.5%。

夏普、松下、索尼这三家日本老牌企业的脱困经验总结起来大概有如下三条:以开放心态迎接技术革新和国际资本、以坚定决心实现业务转型、打破僵化经营体制整合企业优质资源。

在当今时代,创新速率不断加快,商品和资本的全球化发展趋势也日渐明显。企业要想基业长青,就必须以开放的心态去面对未来。

(责任编辑:罗浩 HN066)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好
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正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