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侯希贵邓小平王林和侯希贵什么关系中央六人

2019-06-19 22:41: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北京归来后,江西省体委的机关报《五环时报》做了一个多版的报道,此后《江西》也进行了报道,王林声名远播,成为典型。

  那时,王林主要作为南昌市气功学会的顾问活动。这下,江西省气功学会坐不住了,时任理事长韩海清让秘书长艾岁翰去采访王林。“当时我对王林搬酒搬蛇的把戏不以为然,认为这哪是气功啊,对外界我还颇多微词”,艾岁翰告诉。

  “王林在八一礼堂做报告,就在省气功学会的旁边,却不送票给学会,我也不让学会的人去给他捧场”,艾岁翰说,以至于王林初见艾岁翰,就说“原来你就是那个说我作假的艾秘书长啊”。

  艾岁翰和省气功学会的副理事长袁学超去了王林家里,寒暄一阵过后,“王林说今天太晚了,你们明晚来看我表演取酒、取蛇”。

  1994年,袁学超化名“袁雪草”,艾岁翰化名“艾岁涵”在《中国人体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江西有个王林》。里面记述了王林空杯取酒和空盆取蛇,还称王林治愈了“江西省宜丰县南作乡陈掉彩之子”和“沈阳千岩寺净光法师”的病,但7月29日《焦点访谈》报道称,宜丰县并没有南作乡,沈阳也没有千岩寺。

  艾岁翰告诉,这些素材来自以往报道,都是由王林本人提供,“我没见过王林治病成功的案例”。当时气功学会设有气功门诊,王林也从不去坐诊看病,“他说自己没时间”。

  但艾岁翰曾亲见王林搬蛇,并至今“看不出破绽”。上有揭秘称王林在盆中安了夹层,或在地板上挖好洞,事先将蛇藏在其中。“真正见过王林空盆取蛇的人不会如此认为”,艾岁翰说。

  “我们曾让王林到我们指定的房间变蛇,也不让他自己带盆,甚至随便找个抽屉给他。然后让他脱光衣服,只穿一条三角裤。他竟然也能变出蛇来……如果王林玩的是魔术,也是相当高超的魔术。”艾岁翰说。

  在南昌市气功界的传闻中,王林唯一一次不成功的表演,是给一位中央高层领导。“警卫员要搜他的身,让他很不高兴。表演的时候,他不小心把屁股对准了领导,又被警卫员呵斥。等变出蛇来,警卫员说是从他裤筒里出来的。结果领导批评了警卫员,但也没让他表演完。”

  王林因此当上了省气功学会的副理事长。江西省和南昌市、萍乡市气功学会一起,为王林在家乡搞了两场报告会,“贴海报卖票”。

  那个时候,彩色名片刚刚出现,王林的彩色名片上名头大得吓人:省气功学会副理事长、市气功学会顾问、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高级顾问、江西省和萍乡市政协委员、王林气功研究会主任。

  王林风光地衣锦还乡了。

  商场和捐赠

  直到90年代初,王林仍旧是一名气功师,这也足以给他带来优渥的生活。“那时候气功表演最便宜也要8块钱一张门票,在80年代,有两姐妹在国务院科技办公室一个人的带领下,到处表演腋下认字,当时就能拿出200万买房子”,原《人民》陈祖甲说。

  但王林没有靠表演挣钱,“当时八一礼堂虽然能坐8000人,可门票是半卖半送,挣不到多少钱”,艾岁翰说。本报得到的一份资料称,从1988年到1991年,王林向南昌市气功科学学会上交的气功学习班管理费为1658.05元。

  在30多名气功师中,王林的金额排名第二,最多的是南昌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的一名科长,他上交了8417.26元。

  “王林主要是给一些老板保了平安,那些老板给他捐了钱”,艾岁翰说。但王林具体身家多少,则无人知晓。

  1997年,艾岁翰搬去了深圳,在深圳电大当了一名老师,“大约第2年,我听说王林也来了深圳”。

  艾岁翰还收到了一份通知,通知称,江西省民政厅将不再对省气功科学研究会年审,也就是说,研究会行将作古,其时的背景为“法 轮功”被认定为邪教。于是,江西的气功圈几近土崩瓦解。2000年时,国内的气功杂志要么停刊,要么转为了养生杂志。气功彻底成为云烟。

  王林从此只在宾客中表演空杯取酒和空盆取蛇,他的身份变成了一名商人。

  90年代后期的王林,已经取得了香港居民身份。有公开报道称,他曾任华商财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本报了解,这家公司注册于1997年5月,已于2011年3月注销。公司董事中并无王林的名字。

  但其或与王林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1997年9月,中澳友谊发展联谊会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公司董事为王林和华商财务投资公司的董事之一蒙建强。曾有芦溪当地人称,“王林到深圳后当上了中澳联谊会会长”,直到公司2007年3月注销,也未见有公开资料记录其活动。

  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王林结识了其现在的商业伙伴王昌烈(化名),王昌烈与王林年龄相仿,是一名获得香港居民身份的南昌人。

  2008年5月,香港汇龙控股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公司董事为王林、王昌烈和一名持护照登记的华人,这也是王林唯一一家尚未注销的香港公司。注册资料显示,其注册股本为1亿港币,已缴股本5000万港币。

  王昌烈亦是一名隐形富豪,王林身边人士告诉,“王林与王昌烈相识已经20多年,在深圳还是邻居”,王昌烈曾去萍乡拜访王林,“还是我接待的,但他好像没正当职业”。

  但王昌烈在港注册的一家公司控制了两家位于江西的实业企业,其中一家为稀土应用企业,其合作对象包括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后者是一家分管赣南十八个县市稀土矿山开采权的国有企业。王昌烈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是生产基地位于江西省新余市的风电企业。

  从公开资料中,均无法找到王林在港公司的经营活动。但有了解王林情况的人士称,“王林到深圳后,给很多香港客人表演过”,王林在香港的公司据称还曾拿下油轮业务。2009年,他捐资的芦溪县建勋寺开光仪式上,亦不乏港商捧场。

  邹勇与王林则类似一个愿者上钩的故事,因为欣羡王林的神功,邹勇成为“王林唯一认可的弟子”,大约从2011年起,学了七七四十九天而无成的邹勇开始与王林决裂。

  邹勇告诉,两人互有资金往来,一直没有结算。今年,王林到萍乡市中院起诉了邹勇,这笔3530万元也没有被一审法院认定。5月法院判王林方面胜诉,但邹勇认为法院漏掉了王林欠他的债务,于是上诉至江西省高院。

  王林的朋友交给一些泛黄的捐款收据,这些发生在十几年前的捐款每笔约几十万元。也有芦溪居民说,每到春节,只要去给王林拜年,都会被封一个一百块的红包,但到现在王林一共捐出了多少钱,则没人说得清。

  “可这次王林既然又给马云表演空盆取蛇了,为什么不向司马南应战呢?当年人体科学六人小组那样的阵势他都敢演,为什么这次逃避了呢?”曾经的气功师艾岁翰不解地说。

流产月经量少的原因
哪些情况会使经期延长
哪种办法治疗痛经好
分享到: